当前位置:付必得国学刘燕歌《太常引·饯齐参议回山东》:此曲言简意赅,用典而不隐晦
刘燕歌《太常引·饯齐参议回山东》:此曲言简意赅,用典而不隐晦
2022-10-04

刘燕歌,又作刘燕哥,生活于宋末元初,生平已无考,只知其为歌妓。《青泥莲花记》云:刘燕歌善歌舞,齐参议还山东,刘赋《太常引》以饯,至今脍炙人口。又《古今词话》亦云:刘燕歌有饯行太常引词,传唱一时。《全元散曲》未载刘曲,从《北词广正谱》、近人辑本《元人小令集》中录出此曲。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刘燕歌的《太常引·饯齐参议回山东》,一起来看看吧!

太常引·饯齐参议回山东

刘燕哥 〔元代〕

故人别我出阳关,无计锁雕鞍。今古别离难,兀谁画蛾眉远山。

一尊别酒,一声杜宇,寂寞又春残。明月小楼间,第一夜相思泪弹。

这首小曲是作者刘燕歌与一位官员饯别时即席而作。先化用王维的诗句,写出了离别的无奈;接着又化用柳永的词句,点明自古而今最难最苦的是别离,中间几句写了别后的相思和无比的空虚寂寞。结尾两句写出了相思之苦。该曲言简意赅,用典而不隐晦,深入而能浅出,无限凄怆之情,只以缠绵含蓄之语出之,故能优游不竭。

开头即紧扣题目写饯别。“故人”见两人交情之深之久;“阳关”非指西北玉门之阳关,亦非山东宁阳之阳关,乃泛说空间之遥远而已,尤在化用王维“西出阳关无故人”的名句,以为下文张本。“无计”是客观情势,“锁雕鞍”是主观幻想,五字写主客矛盾,则凄然欲绝之情已力透纸背。

大合之后,第三句即大开,宕开泛说古今之人同感离别之难,屈原首叹“悲莫悲兮生别离”(《九歌·少司命》),江淹《别赋》继称“黯然而销魂者,唯别而已矣”;李商隐《无题》更说“相见时难别亦难”;柳永《雨霖铃》总结“多情自古伤离别”,当为此曲所本。第四句又挽合到自己,但却不写当前而虚写未来,问今后谁再像张敞那样为我画远山眉呢?用典不露痕迹,而齐参议往时为她画眉之体贴人微,亦可窥见,此正虚处传神之笔。

“一尊”三句,又挽合到当前实写。“一尊别酒”,对行者而言是“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”;对已而言,也许是“未饮心先醉”了,蕴含了多少无声的千言万语!偏偏此时又“一声杜宇”啼叫不如归去”,似乎在催促分手,更加情何以堪?“寂寞”回应“谁画蛾眉”,“春残”呼应“杜宇”,且双关爱情的春天也将“残”了。叠用“一”字,视听力重千钧;双关“残”字,情景双重销魂。

收尾二句,复又大开,虚写遥想未来:到今夜将是独守空楼,仰望明月,月圆人不再圆,只能形影相吊了;第一夜尚且如此难熬,那今后漫长的日日夜夜又该怎么难熬啊!不尽之意见于言外。